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换母俱乐部 1-0分钟做受小视

换母俱乐部 1-0分钟做受小视
0分钟做受小视薄的壹层布,直接向惠安肥美的大阴
唇前进,在蜜穴入口处有壹股淡淡的淫水香刺激了浩然的味觉与嗅觉,更使浩然
异常兴奋。
  于是迅速地脱下惠安的内裤,这时惠安那两片肉片形成的阴唇与微凸的阴蒂
便毫无保留地显现在浩然眼中,他用舌尖肏着惠安的小穴,此时惠安的嘴中发出
了呻吟声,不知是惠安在做春梦抑或安眠药的功效,她并没有醒来。那淫蕩的呻
吟,刺激浩然的肉棒吐透明的润滑液。
  而石门则不停地以舌头舔着惠安那红核色的乳头,舌头沿着乳晕画圆圈,两
手更不停地搓揉惠安丰满的乳房。
  伯恩看在眼中顿时觉得口乾舌燥,阴茎更是竖立朝天,于是便自己套弄着阴
茎。
  这时浩然也快要忍不住了,便低声对石门说:“我先进去啦,待会儿再换妳
上。”于是浩然把惠安的腿撑开,然后在惠安的双腿间用跪坐姿。这样可以看得
到惠安的穴,于是握着阴茎对着惠安的穴插进去。因为刚舔了惠安的阴部很久,
所以惠安的小穴已经十分湿润,阴茎很顺的就插进去了,浩然感觉紧紧的、暖暖
的,好舒服。便两手抓住惠安的膝盖,把惠安的腿撑得很开很开,让整个下体露
出来且看得更清楚,便开始抽动起来,过不了多久便射了出来。
  同时石门便对看着惠安的小嘴,忍不住将胀大的肉棒送入,抱着惠安的头,
前前后后肏了几十下才停止,瞧见惠安嘴角流出的口水,硬是又多肏几下,阳精
差点射了出来,实在感到很爽。
  突然惠安微微发出声音,似乎安眠药的药效快抵不住两人的玩弄,两人吓了
壹跳。于是浩然迅速地拿出沾了乙醚的湿布封上惠安的口鼻,不久惠安又昏睡了
过去。这时石门便与浩然交换位置準备开始插入。
  石门先拨弄着惠安的阴唇,并揉捏她的阴蒂,并不时以食指插入惠安的阴道
内。接着把阴唇狠狠的撑开,将自己的肉棒对準惠安的小穴狠狠地插了进去,惠
安阴道内温暖的穴肉紧紧的包住石门的阳根,惠安的淫水和着石门的阳水与肉棒
壹齐沖击着子宫淫肉,每顶壹下惠安就呻吟壹声,石门也愈来愈兴奋,在猛顶了
穴肉数十余下后,最后壹挺将精水狠狠射入惠安的淫穴深处扩散开来。
  这时伯恩忍不住对两人说够了吧?两人神情坚决地摇了摇头,準备第二次奸
淫。
  于是浩然又开始插入惠安的小穴,这次变更懂得要诀,采取A片上九浅壹深
的插入,同时右手轻抠着惠安的肛门。而石门则捏着惠安突起的乳头,接着把惠
安的乳房并再壹起,接着阴茎便在惠安双乳的乳沟内进出。
  这次两人皆持续了十多分钟,最后浩然发出低沈的呻吟声瞬间把浓稠的精液
再次送入惠安的子宫内。而石门也在快泄时候,把惠安的小嘴张开,把阴茎送入
惠安的小嘴再肏了数十下,把精液射入惠安喉内,也结束这第壹次经验。
  接着开始收拾善后,两人用面纸把惠安阴道流的淫水擦乾凈,并把遗留的精
液擦乾凈。
  这时伯恩已经受不了去厕所打手枪。
  浩然对石门说:“不如我们把惠安摆个淫蕩的姿势照相起来,閑暇时可打打
手枪,以后若有事情也有个保障。”
  于是石门便去拿照相机,两人趁着惠安昏迷时候,把她摆了许多淫秽无比的
姿势,同时拍照下来以备不时之需。帮惠安穿完睡袍后,便回伯恩书房睡觉。
  隔天三人心理有鬼,便很早就去学校了。
  第二集(大家的捧场是我的荣幸)
  到学校后三人去福利社吃完早餐便去教室开始上课,浩然与石门因为昨日的
征战而显得精神不济。过不了多久便开始梦周公,伯恩看在眼中顿时感到很不是
滋味。但又无可奈何,到了中午吃中餐时候,便把两人约到屋顶。
  “昨天够爽快了吧?”伯恩酸溜溜地问。
  “干嘛啊,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吗?”浩然回答。
  “我只是怕妳们反悔而已。”
  “放心吧,明天我会为妳们準备好的。”
  明天约好是去浩然家做。
  “妳妈身材真是棒,我刚上课睡觉时梦中都是妳妈。”石门说。
  “废话少说,浩然我们明天也是照昨天依样的排练吗?”伯恩问。
  “没错,反正学校最近有考试,这样的理由较合情合理。”浩然回答着。这
时传来上课钟声,三人便回教室去上课了。
  放学三人因同方向变壹起走回家。
  这时石门对伯恩说:“有件事情我们不想瞒妳,就是昨天我和浩然拍了妳妈
的裸照。”
  “什麽?妳们想干麽?”听完,伯恩很惊讶地问。
  “没关系啦,就当是留个纪念,也算有个保障。妳也可以如此做。”浩然回
答。
  于是伯恩也无话可说,便点头答应这项约定。
  *********************************
**
  后来他们以同样的理由与手法,顺利地奸淫了浩然的母亲华萍与石门的妈妈
郁涵。而因为他们的準备齐全且事后又有妥善处理,因此虽然三人的母亲隔天发
现有点不对,但随即认为自己太多心了。
  三人因得偿所愿而不再花时间在有的没有方面上,反正A书哪有真人好,且
为了将来能够继续玩弄彼此母亲的肉体。于是平常便专注于功课上面,因此成绩
有明显的进步,而且考试也进步许多。
  所以他们的母亲便以为三个小鬼头在壹起会专心念书,于是便很欢迎三人到
家中念书,也不反对去别人家中通宵念书。
  因此三人都有了“发泄”的女体,而且也不会乱伦。如此持续了壹段时间。
  *********************************
**
  过了约壹个月后,三人相约去打撞球。打着打着,浩然突然说:“妳们实在
要好好谢谢我,若非我想出如此正点的主意,至今我们还是得靠右手当伴侣。”
  说完,深深地吸入壹口烟接着呼了出来。
  打着打着时,石门突然说:“话是不错。但每次都用安眠药与乙醚,久了怕
对彼此母亲身体不好,而且事后还得花壹番功夫收拾善后,实在麻烦。”
  “说得对,而且迷奸她们都壹动不动,好像在奸淫尸体。久了壹点快感也没
有。”伯恩说。
  接着三人无言地继续敲桿,打着打着时候,石门突然说:“我有个主意,可
避免以上缺点,同时不必偷偷摸摸。”接着故意不说出来去吊两人的胃口。
  两人便说:“拜托!求妳快讲吧。石门大哥……”
  “很简单,我们不是有彼此妈妈的裸照吗?而且自从我们成绩进步后,不是
都可随意去别人家?如要奸淫浩然家的护士妹妹,就到时想个办法把浩然引走,
我们再装不知情去他家。到时便来霸王硬上弓,事后再拿照片威胁说要公开。如
此壹来,首先因为浩然母亲不知道浩然有份,自然不会怀疑他,而且为了面子也
只好逆来顺受,不能拿我们怎样。如何?不错吧?”
  浩然与伯恩想了想觉得不错,条件只要自己没有乱伦就行,于是又达成了壹
项约定。
  “先找谁?”伯恩问。
  “我们球技差不多,不如我们三人彼此用14-1各自比壹盘,排出名次后
就先去最输的家。”浩然回答。
  于是三人便开始了单打,最后得到名次就是:石门最输、浩然第二、伯恩最
赢。
  由于石门的父亲早逝,母亲白天在国中教健康教育,于是便决定后天展开行
动。
  “妈,我今天有事情会蛮晚回家,跟妳先说壹声免得妳担心。Bye!!”
  石门在公共电话亭打回家说。
  接着石门向旁边的浩然与伯恩打了OK手势,便去电动玩具店打电动。于是
浩然与伯恩便走向石门家。
  叮咚、叮咚,脚步声由远而近,“来了,是谁啊?”郁涵把眼睛凑向门眼。
  “浩然、伯恩是妳们啊?今天来念书吗?请进、请进”郁涵开了门让两人进
来。
  “啊!糟糕,今天石门说有事会蛮晚回来。妳们要不要进来等,顺便吃道便
餐?”郁涵问。
  “好吧,伯母谢谢妳。”两人回答着。
  郁涵在厨房做菜时便感到两人的目光怪怪的,接着三人吃饭时更发现两人不
时盯着她的胸脯。但郁涵以为两人正值青少年,同时想到两人是儿子的同学便不
以为异。
  饭后郁涵在客厅看电视,而两人进石门书房看书。
  “要怎麽做?”浩然问。
  “反正今天是明看120分钟做着来,而且现在是六点半,我们跟石门说是九点走。待会随
便找个藉口把她引到书房,就装做课业上有问题,再……”伯恩回答。
  商量好后,伯恩在旁边準备了两本黄色书刊与傻瓜照相机放在书桌下(石门
的书房是榻榻米,书桌是需盘腿的矮书桌),而浩然便去引郁涵到书房。
  “伯母,听说您是教书的,我们有学业问题能问妳吗?”浩然在书房门外对
郁涵说着。
  “好啊,没问题,反正电视上的节目我也懒得看。”说完关了电视便走向书
房。
  进了书房后,郁涵坐在中间,而浩然与伯恩便坐在郁涵的两旁。

  因为今天天气颇热,郁涵穿着壹条短裤上衣则是无袖的宽松休閑服。壹开始
两人轮流问功课上的问题。
  浩然问问题时,伯恩便趁郁涵转头教导时,侧着身体偷看郁涵。当郁涵侧身
教导浩然时,因为她穿着无袖上衣,于是便可偷看到郁涵稀疏的腋毛与粉红胸罩
遮着的小乳房,或者藉口掉下笔去偷窥那有时隐隐浮现的内裤。如此两人便互相
为彼此制造机会。
  后来无意间郁涵发现浩然在偷窥她的胸部,郁涵不禁有些生气,便说:“好
了,我也累了,其余自己去学校问老师。”说完便準备起身离开。
  这时伯恩连忙说:“等壹下,我们还有个问题就没了。拜托妳。”说完对浩
然打了壹个眼色。
  郁涵想想算了,无论如何就回答这壹个问题再走。“好吧,快点拿出来。”
  说完看着浩然,避免他再次偷窥。这时伯恩马上把桌下的A书拿出来摊开,
说:“好了,就是这个。”
  当郁涵回头看到桌上琳瑯满目做爱姿态的A书顿时吓了壹跳,说:“这……
  这……“
  浩然趁郁涵发楞吃惊时,把手搭上郁涵的肩膀并挤迫郁涵的乳,而伯恩也把
手置于郁涵的大腿内侧并来回抚摸着。
  这时郁涵才回过神来,大吃壹惊说:“妳们在干什麽……这是什麽书刊?妳
们怎麽会……这样?”说完想把两人推离自己。
  这时浩然反而把左手绕过郁涵的背,并揉着郁涵的乳房同时抓住郁涵的手,
说:“我们对书上的图片不甚了解,想问壹下妳。”伯恩也压住郁涵的大腿,更
把手伸入郁涵的短裤内碰到内裤。
  同时咬着郁涵的耳珠说:“妳是健康教育的老师,自然可为我们解释图片中
的男女在干嘛。”
  这时郁涵简直吓坏了,颤抖的说:“妳们想干嘛?我是妳们的长辈,还不放
开我!”
  两人露出奸笑的表情,便开始脱郁涵的衣服,这时郁涵只得拼命拉住自己的
衣物,并大喊:“停手,再不住手我要叫了欧!!不要壹错再错,那麽今天的事
也就算了。”
  “那怎麽行?身教是老师的责任。”说完浩然便抓住郁涵的手,并把她的手
扭下背后。
  而伯恩便开始扯郁涵的衣物,最后放弃脱下郁涵的衣物,索性先用力撕开休
閑服,那胸罩遮住的胸部便显露无遗,这时郁涵开始尖叫,并大力地以脚踢向伯
恩。
  浩然变更大力地把郁涵的手扭至后方,郁涵顿时因为疼痛而弯了下腰。“贱
人!!”伯恩更粗暴地把短裤连同内裤壹起扯了下来,而指缝间亦有几根耻毛。
  接着也把胸罩扯了下来。
  这时郁涵已经全身赤裸裸,同时更大声喊救命。
  于是伯恩露出冷冷的笑容,把门窗关好,并说:“叫破喉咙也没用。”
  同时把準备好的麻绳拿出来,接着两人合作把郁涵的双手双脚弯向背后绑在
壹起。
  如此壹来,郁涵的全身都暴露出来,尤其因为手脚被摆向后方。那耻丘与微
开的阴唇全在两人眼中。于是两人便展开“活生生”的奸淫。
  伯恩马上把手指插入肉缝内搅动,然后脸凑向郁涵的阴户,接着把舌头凑上
去,用舌头不断伸入肉缝中舔着郁涵的阴唇,并用力捏着她的阴蒂。而浩然则粗
暴地搓揉郁涵的乳房,并用牙齿咬住乳头且发出“啧啧”的声音地吸吮乳房。
  而郁涵因为被绑成难堪的姿势,而且为了逃离两人的玩弄,便只得拼命扭动
身躯,同时大声喊救命。不料这样反而激起两人的兽性与淩虐的欲望,于是更加
地动作粗暴。
  过了壹会,郁涵的阴户已经红肿起来,并流出蜜汁。伯恩见状便把郁涵的阴
唇用力拨开,同时阴茎顶着郁涵的肥穴嫩屄,见状郁涵更是害怕:“求求妳,别
这样……啊!”
  “噗嗤”壹声伯恩已经把他的阳具狠狠地插入郁涵的小穴,并把郁涵转过身
来,使她背向自己,接着以狗爬式的姿势插入。如此壹来,壹次次深入子宫壁使
得郁涵不禁哭了出来,而伯恩看了反而双手死命地搓揉郁涵的乳房,并更拼命地
摇摆腰部,恨不得把睪丸也送入她的小穴。
  浩然见状便想要郁涵帮自己口交,但怕她会咬断命根子,于是便大力赏了郁
涵两巴掌,说:“帮我口交,若玩花样我就杀了妳。”接着把阴茎凑向郁涵的嘴
巴。
  这两巴掌打得郁涵眼冒金星,同时在两人的淫威下,郁涵不得不张开嘴巴,
将肉柱含了下去。“唔唔……”坚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咙深处,立刻引起呕吐感,
郁涵的横隔膜激烈震动。
  “用舌尖舔龟头!”浩然吼着,郁涵只好伸出舌尖舔着。那刺鼻的腥味使郁
涵感到恶心,想躲又躲不掉,使得郁涵不禁流下眼泪。
  “啪!”浩然又给了郁涵壹巴掌。说:“给我用心舔,还要吸吮,嘴巴要吸
吸吐吐才行!!”
  于是郁涵只得不停舔浩然的肉冠,并不时吸着肉棒;然后壹会又吐出阳具在
肉根周围用她性感的双唇轻啜着,再含入浩然的男根吸吐着。
  过了壹会,浩然兴奋地轻抓郁涵的头发将她的头压向肉棒根部做深入喉交,
浩然的肉棒壹寸寸地深入郁涵的小嘴,直到郁涵的红唇触及他的根部;浩然看着
郁涵将自己的大肉棒整根含入觉得肉棒胀得又更大了;如此深喉性交来回数十次
让浩然兴奋地差点射出。
  浩然兴奋之余,双手抓向郁涵的淫乳没命地挤揉搓动,接着抓着郁涵的头,
以肉棒快速在她的小嘴进出肏了几十次。
  感到要射出的前夕,浩然使劲摆动腰部将大肉棒送入郁涵喉咙深处,更激烈
地抓着郁涵的头如插肉穴般肏着,郁涵的淫嘴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在达最
高潮时,浩然粗暴的将大肉棒差点连两粒肉袋整个让郁涵吞入,狠狠地抓紧郁涵
的头使自己的下体整个贴上郁涵的脸孔,让郁涵的小嘴无法吐出自己的肉棒,同
时浓浊的精液便扩散在她的口腔。
  那强烈的味道使得郁涵想呕吐并想吐出去。
  浩然见状便把郁涵的脸枱起并捏着她的鼻子,使郁涵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
好喝下精液。而伯恩也快要高潮了,更死命地进出,隔着大肥臀,郁涵肉紧的小
穴夹得鸡巴又酥又麻。
  刺激伯恩的欲情使得他越插越有劲,郁涵的小穴猛的吸吮着龟头,壹股热辣
辣的淫水直泄而出,伯恩阵阵酥麻畅快得壹股灼热的精液从龟头飞射而出,喷入
了郁涵的小穴。
  这时,郁涵的阴道与小嘴都缓缓流出乳白的精液。而伯恩与浩然便也稍作休
息欣赏着,同时解开她身上的麻绳。郁涵不禁再次流下眼泪,想终于结束了。
  伯恩说:“伯母妳的身体好棒,小穴夹得我好爽。好像会吸入我的龟头。”
  旁边的浩然也说:“真的吗?我也来试试看。对了,郁涵的口技也不错,妳
也试看看。”
  两人壹唱壹答使得郁涵目瞪口呆。说完两人又走向郁涵準备开始奸淫。
  现在郁涵已经全身酸痛,尤其脸颊上的巴掌印使得她不敢反抗,只得任由两
人摆布。
  这次浩然坐在椅子上,把郁涵抱起来使她坐上自己的大腿。接着把郁涵的阴
户对準阳具,用力把郁涵往下拉,那朝天的阴茎便整根进入郁涵的阴道内,接着
手抓住她的肥臀上下前后地摇动。
  “嗯,不错,不错,她的小穴的确很紧,而且会吸着我的龟头不放,真是美
穴啊……”
  伯恩见状也把自己的阳具送入郁涵的小嘴内,当作是小穴壹般送入。
  顿时房内充满两人的哼声、郁涵的呜呜声、及两支阳具与肉体的碰撞声。
  最后两人又把灼热的精液射入郁涵的体内,同时也结束了这次奸淫。
  离开前伯恩拿起照相机开始拍照,郁涵顿时吓了壹跳。说:“不要啊……”
  接着用手遮住脸。
  两人根本不理会,便强迫郁涵摆出淫蕩的姿势与以拍照,同受小视频乳湿湿更把她的阴部
拍了许多大特写。接着说:“妳若张扬这件事,或透露给别人知道,妳的学校与
亲朋好友家就会收到这些照片。识相的就以后乖乖听我们的话,否则后果自行负
责。”
  说完便穿衣服各自回家,留下满脸泪痕的郁涵。
  隔天,石门壹到学校后便找浩然与伯恩,说:“妈的,妳们两人也太可恶了
吧,说!是谁打我妈的?”接着壹副要扁人的样子。
  浩然连忙说:“那种情况下,我是不得已的。”
  伯恩接口说:“对啊,难不成可以用说的去拜托妳妈给我们搞?”
  如此壹来,石门也无话可说。过壹会三人又聊起昨天的战况。
  说着说着,伯恩便说:“我觉得每次两人玩的时候都不太尽兴,尤其先搞小
穴的人壹定射在裏面,等到下壹个人时,他还敢去舔吗?而且那时阴道内更是黏
稠不堪。如此壹来就很不尽兴。妳们说对不对?”
  浩然与石门想壹想也觉得对。接着说:“不然要怎样?”
  石门开口说:“乾脆我们轮流去,每次只壹个人去。而且我们都有她们的裸
照,还怕她们反抗不成?”
  *********************************
**
  因此星期三原本是石门与伯恩去浩然家,但经由三人的约定与协议,且伯恩
前天才上了石门的母亲郁涵,精液用的蛮兇的。所以便由石门亲自壹人出征。
  因为浩然的母亲当天下午是医院轮休,而父亲也不在,但是晚上六点左右会
回家。
  因此吃完中饭后,石门便跟导师请病假回家。出了校门口,石门便往浩然家
走去。
  *********************************
**
  浩然家是两层楼的平房,父母亲与浩然的卧房是在二楼。家中门前有块空地
种些盆栽,为了美观与采光,所以壹楼用落地窗。
  到了浩然家门口后,石门先深呼吸后才按了门铃。
  出乎意料地没有人应门,石门想:难不成浩然记错了时间,不是今天?
  正準备离开时,发现浩然母亲的机车停在空地间,石门便想:难道华萍在睡
觉?因此石门四下探头观望壹下,便攀爬上围墻再跳入庭院。
  很幸运地落地窗没有锁上,于是石门便蹑手蹑脚地溜进去。
  接着壹间壹间的在门外探听,果然在浩然母亲卧房外听到微微的鼾声,探头
进去发现华萍居然穿着护士服在睡觉。原来华萍昨晚是从淩晨壹点上班到早上十
点,因此回家吃吨饭后,便疲累不堪直接去卧房睡觉。
  *********************************
**
  接着石门走到华萍身边,先把华萍的双腿轻轻张开,把头探入护士裙中,壹
股刺激的女人胯下的味道便传道鼻中,那股女性分泌物与汗味体香混合而成的奇
特味道就如同壹种催情剂,刺激着石门。
  于是石门便轻轻地脱下华萍的裙子,把鼻子贴上包着两片肉唇的内裤,隔着
内裤用嘴轻舔着隆起的肉丘,且隔着内裤用舌头把紧闭的肉缝分开,并不时用鼻
吸着那奇特的味道。
  玩弄壹会便开始褪下华萍的上衣,不久华萍身上只剩下内裤与奶罩。
  石门便转移阵地到华萍的乳房,解开胸罩后两个肥硕的奶子便蹦了出来,华
萍的乳晕蛮大但带着微红的颜色,石门便双手各握住壹个乳房轻轻地搓揉,接着
用牙齿轻咬着乳头,那微红色的乳头随着牙齿轻咬,便冉冉地凸了起来。
  而华萍也无意识的发出淫蕩的哼声。令石门吓了壹跳停了手。
  随即石门想:反正我有带华萍的裸照,乾脆玩到她醒来后再开始搞,于是便
又回到华萍身上开始刚才做的事。
  于是开始準备肏华萍的阴户,先轻轻地把华萍粉红色的内裤脱了下来,接着
把开始用舌尖拨弄着华萍的阴户,那原本紧闭的阴唇在舌尖的拨弄下微微地涨了
起来,而微开的肉缝与充血的阴蒂更是令石门兴奋不已。
  于是石门更粗暴地吸吮着华萍的阴户,这时华萍因为肉体的快感而迷糊地张
开眼,赫然发现壹个男人在吸吮自己的阴部,顿时清醒过然,惊恐地用脚去踢开
那个人,接着看到自己裸露的身躯与自己儿子的同学石门时,不禁失声叫:“石
门,妳在做什麽?”同时想拿棉被遮盖自己时。
  石门又扑了上来,用力分开华萍的双腿,继续把头埋在华萍的阴部舔弄着。
  华萍呆了壹下,用力想把石门的头推开。但是女人的力气哪比得上男生,只
推开了少许又被石门推了回去,于是华萍只好用双手的指甲拼命抓石门的脸,同
时用脚狠狠地踹开石门,石门不禁痛得离开华萍的阴户。
  接着壹段沈默的时间,“滚!妳知道妳在干什麽吗?我要去报警抓妳这可恶
的小鬼。”华萍愤怒地吼着,然后用棉被包住身体走向电话。
  “好啊,妳去报警啊!反正我未满18岁,顶多被关几天。但以后妳所有认
识的人都会收到这些照片。哈…哈……”石门摇了摇手上的照片,轻蔑地笑着。
  听到这些话后,华萍愕然拿着话筒看着石门手上的照片。赫然发现是自己的
裸照以及壹些淫秽的姿势。
  “还给我!”华萍尖叫着沖了上来壹把抢走石门手上的照片,马上用尽全身
力气把照片撕碎。
  “妳尽管撕啊!反正我有底片,要多少张就有多少。”石门得意地说。
  “妳……妳…妳想要怎样?”华萍不禁颤抖地说。
  “没有想要怎样,只要妳以后做我的女人。我想搞妳时,妳乖乖给我搞,那
麽自然这些底片我以后会慢慢还给妳,不然……嘿…嘿……”石门笑着说。接着
走向床上拍拍旁边,吼着说:“懂了就给我过来!!”
  如此壹来,华萍心想:这些照片流出去以后如何面对别人?同时朝好的方面
想,石门会守信用把底片还给自己,于是只好顺从地走向石门。
  石门见状笑着说:“这才对嘛。”说完把华萍的棉被拉开压在身下。
  而华萍吓了壹跳,下意识地用手遮住乳房与阴户。
  “拿开!”石门再度吼着,然后把华萍的手放在华萍的头顶。
  接着用手搓揉华萍的乳房,嘴也不閑着肏着阴户。华萍便只能以如此姿势,
既不能反抗也得克制自己身体的情欲。
  过了壹会,华萍的蜜汁终于渗了出来。石门马上把嘴凑上去舔着,然后把舌
头深入华萍的口腔,大力地吸吮华萍的舌头,同时把自己的口水吐进去。而华萍
因为被威胁着而不敢乱动,同时不敢杵逆石门,只好乖乖地吞入自己的淫水与石
门的口水。
  “这才乖嘛。但是妳不用壹动不动,那样我好像在奸尸。妳只要把我当成丈
夫就行了,待会爽的话要叫出来,叫春要是不够响亮,我会生气的。而壹生气就
会干傻事,知道吗?”华萍只好无奈地答应。
  说完石门采取69式,把自己的阴茎伸入华萍的小嘴,同时再度把华萍的腿
张开,用力拨开阴唇仔细地舔着华萍的小穴,并不时捏着阴蒂。
  而华萍怕石门对自己不利,只好专心地慢慢套弄石门的肉棒,再试用舌头舔
了壹下石门的肉冠,然后慢慢地将石门的肉棒含入迷人的小嘴中上下吞吐着,并
用淫蕩的舌尖舔绕着肉冠的边缘,不时吸着肉棒;壹会又吐出阳具在肉根周围用
她性感的双唇轻啜着,再含入他的男根吸吐着。
  如此壹来石门感到自己快射了,于是把阴茎从华萍小嘴抽出,把阳具对準湿
润的肉缝,“噗嗤”壹声整根进入华萍的阴道内。接着扭动自己的腰,以各种角
度用力插入,似乎想把睪丸也送入。而手更是不停粗暴地搓揉着乳房,并如同婴
儿般大力吸吮着华萍的乳头。
  这时华萍再也受不了,壹阵阵沖击自己子宫的快感,使她摇晃着自己的肥臀
去配合石门的阳具让阴茎能更深入,更发出阵阵淫蕩的叫春声,而睪丸撞击臀部
发出“啪啪”的声音,及吸吮乳头时发出“啧啧”声更形成了十分淫秽的景象。
  快要射精时,石门马上停下来但不抽出阴茎,使自己平静下来。过壹会把华
萍翻了过来从背后继续插入,华萍从未以狗爬式做爱过,更是感觉兴奋不已。
  她已完全忘记自己是被石门奸淫,只纯粹想要高潮。因此华萍用壹手揉捏阴
蒂,而另壹只手则把手指抠弄自己的肛门,以得到更强烈的快感。
  石门见状更是拼命插入。华萍将她的臀部向上顶,以迎合石门猛烈的抽插以
配合阴茎的重击。后来石门接近高潮了,壹股热流传过看120分钟做他的鼠蹊部,石门越插越
快边发出哼声和咆啸边插着华萍那多汁的阴户。华萍将她的屁股往上顶,并尽可
能的挤压来回应。
  接着华萍发出壹声尖叫,便失神过去了,而颓然趴下。
  石门感到华萍的子宫喷出壹股热流,而且肉壁更紧紧地收缩起。知道华萍已
经高潮了,而自己也要射精了,于是抽出阳具改送入失神的华萍的口腔,再肏了
壹会便射入华萍的嘴内。
  射出后石门也累得躺下来,但仍把阳具留在华萍嘴内。
  过了半个钟头后,石门回复精神,但华萍仍然处于失神状态。
  伯恩、浩然与石门自从展开换母后已经过了两个月,期间更是玩遍了许多性
爱技巧,如肛交、乳交、口交……等。虽然道德感壹直浮现在心头,但是自从开
始后,已经渐渐沈沦于肉欲中,加上三人彼此间的协议,每个人都怕吃亏,因此
更加无法罢手。
  最近石门的母亲郁函便申请调职到中部进修以逃避他们的魔掌,而浩然的母
亲也出国旅游。而伯恩的妈妈惠安因本身是家庭主妇,在家的时间最多,加上她
的丈夫又最近出海,因此变成了浩然与石门的发泄对象。搞得她几乎快崩溃,只
求儿子能快点毕业,再考虑迁离此地。
  在壹个假日中,伯恩又藉由黄色录影带来自慰,看得正兴奋时突然门铃响了
起来,伯恩只好以最快速度收拾好客厅,然后跑去开门。开了门看到衣衫有点不
整的母亲,心想原来那两人早上又搞了自己母亲。
  回房间后,伯恩心裏很不是滋味,想到刚刚正要高潮时被打断,便拿着内衣
裤想去洗澡。出来才发现惠安正在洗澡,于是便到客厅看电视,看了壹会心中突
然起了壹个念头:偷看母亲洗澡。
  这时心中道德与恶魔便展开了交战,但因自己最近都靠看了N遍的黄色录影
带或书刊自慰,于是便安慰自己:只是看壹看就好。于是便偷偷走到浴室门外,
小心地撑开壹个缝把眼睛凑上去。
  看了壹下,顿时脑门轰了壹下。母亲惠安拿着丝瓜布正拼命地擦拭身体,而
包着阴户的那片黑森林居然被剃光了,而且乳房与臀部更可看到明显淡红色的掌
印,那与雪白的身躯行成了强烈对比,而且阴道正缓缓流出浓浊的精液。
  原来早上惠安被浩然与石门约到石门家,两人剃光了惠安的阴毛,接着轮流
搞了壹个上午,而惠安那丰满的乳房更被粗暴地玩弄,且整个阴道内更被射入许
多精液,两人觉得过瘾才放惠安回家。
  看到这景象,伯恩的阴茎涨得更厉害。而惠安似乎想藉由洗澡洗去那恶心的
经历,于是拼命地用莲澎头沖刷着全身,更把阴户那两片肥唇撑开来,露出裏头
的阴肉,然后拼命的配合莲澎头用手指伸入裏面抠弄着。
  这时伯恩已无法克制自己,眼前的人不再是自己母亲,而是个有丰满成熟肉
体的女人,于是手不由地快速套弄着阴茎,最后射出了精液。
  回到房内,伯恩满脑子都是母亲的肉体,他已经无法正常思考,心中只想把
自己的阴茎插入母亲体内,管他是不是乱伦,他只想听到母亲的呻吟与搓揉那肥
硕的奶子与肏着她的小穴。
  于是伯恩便开始思考如何把母亲弄上手,如此晚上翻来覆去最后终于想出法
子。而惠安根本想不到将会被自己儿子所奸淫,而这也是后来悲剧的开始。
  隔天上学时,伯恩便把浩然与石门约了出来,告诉两人自己的计划。听完两
人都目瞪口呆,心想:伯恩居然要肏自己母亲!但反正也不关自己的事情,于是
商量完细节便决定隔天展开行动。
  *********************************
**
  隔天下午,三人变翘课去伯恩家,伯恩先躲在门外,而浩然与石门便去按门
铃。
  惠安壹开门看到这两个恶混心裏便凉了半截,虽然十分厌恶这两人,但有把
柄在他们手上只得任由他们摆布,于是冷淡地说:“进来吧。”
  壹进屋惠安便开始褪下衣物,反正若不脱的话,衣服可能还会报销。于是惠
安便褪下所有衣物,然后张开大腿闭着眼躺在沙发上。
  浩然与石门虚掩着门,假装在脱衣服,然后石门拿起壹块布巾绑在惠安眼睛
上,接着用条麻绳绑住惠安的双手以避免她拿开眼罩。开始惠安不禁心裏有点担
心,但是肉在砧板上只能任人宰割,于是便不反抗。
  石门见状马上叫伯恩进来,伯恩心裏本有些担心,但看到眼前的肉体咬了咬
牙便準备乱伦了。但还是不习惯被别人看,于是叫两人先上楼,等完事再下来。
  伯恩看到眼前的的人是自己母亲,不禁有些犹豫。
  这时惠安说:“快点上,我还要煮饭。”伯恩听了便扑上去压着妈妈。
  伯恩马上把舌头深入惠安的小嘴内,不断的吸吮着母亲的舌头,并且大口地
吸着惠安的唾液,而双手颤抖地按上惠安的乳房。
  开始还觉得有罪恶感,但壹摸到妈妈的奶子,那柔嫩的触感与丰满的形状使
伯恩顿时抛开壹切,决定要乱伦。伯恩用手不断地搓揉着母亲的乳房,并用舌头
沿着乳晕画着小圆,更不时轻咬着淡褐色的乳头。
  惠安额头开始轻蹙起来,因为乳头在伯恩的玩弄与爱抚下慢慢地凸了起来,
而身体也感到壹丝丝地舒服。伯恩见状更是用手指夹住惠安的奶头,粗暴地捏着
与用牙齿咬着,最后仿佛回到婴儿时,用力吸吮着母亲的乳头。
  接着伯恩把惠安抱了起来,让妈妈跨坐在自己脸上。惠安因刚做完家事,流
了壹身汗,所以阴户散发出壹股妖魅的味道,伯恩闻了后更是兴奋,便用鼻头磨
擦着妈妈的阴部,并大口呼吸着那奇特的体味。
  惠安因自己的阴户在别人脸上,感到十分羞耻便要挪开身体,见状伯恩便大
力抓住惠安的屁股固定在脸上,然后以舌头探索妈咪肥美的大阴唇,用舌尖肏着
妈咪的小穴,并不时亲吻着惠安的阴户与用舌头舔着那鲜红的阴肉。
  此时惠安再也无法克制羞耻心,嘴中发出了呻吟声,同时不由地扭动腰和屁
股以配合伯恩,不久阴道更缓缓渗出爱液。
  伯恩马上把那股爱液舔的壹滴不剩,同时感到阴茎涨的很难过,于是令惠安
跪在地下,又把她的头按向下体,用巨大的肉棒顶着妈妈的小口。惠安因为常被
浩然与石门要求口交,因此很自然地含入阴茎并开始吸吮着伯恩的龟头。
  惠安的小口不能完全容纳伯恩的肉棒,只能插入壹小截,但伯恩还是自顾的
抽送,每壹下都直插入其喉咙尽头。母亲“唔唔……噢鸣……”地发出声音,她
的小嘴被填得壹点空位也没有,口水更不受控地流下。
  看着妈妈为自己口交,伯恩更兴奋地捧着她的脸,用阳具壹下壹下地插惠安
的小嘴。最后妈妈嘴巴的温热以及口水的湿润,伯恩感到龟头开始热了起,于是
紧紧抱着母亲的头,把灼热的精液射入母亲口内。
  休息了壹会,伯恩便要正式干自己母亲了。他先把惠安放在地上,把母亲的
腿撑开,粗大的阳具壹下子压入湿润粉红色的花瓣裂缝中,龟头带着如发出声响
似的力量,将阴唇粗鲁的剥开;当伯恩的阴茎壹下子全部填入花瓣的裂缝内时,
只觉壹片温热柔软潮湿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他,仿佛要将他融化似的。
  于是伯恩便开始活塞运动,母亲肥嫩小穴内的阴肉更不时被翻了出来。
  过了壹会伯恩觉得有点累,便令惠安坐上自己的阳具,伯恩壹手扶住肉棒,
壹手按住妈妈的腰,向上壹挺,已挺入大半,惠安“哎哟”痛叫了壹声,而阴道
也随着阴茎的插入而微开了起来。伯恩的阳具被那湿暖的阴道包着,舒服异常。
  伯恩按着母亲的臀部,壹寸壹寸的插入她的阴道,最后整支阳具都插入了她
下体,惠安不禁开始呻吟起来,且想站起来,但被伯恩紧紧按着。开使用力向上
挺,每壹下都令母亲叫起来。
  伯恩我双手托住惠安的臀部,壹下壹下的抽送,每壹下进入都把妈妈的小穴
插得密不透风,每壹下拉出都令惠安的阴肉反了出来。母亲身体上下活动,雪白
的奶子面前晃动,于是伯恩也用嘴含住她的乳头并大力吸吮。
  这时惠安发出痛苦的呻吟,伯恩壹面欣赏那活塞活动,壹面玩弄着母亲的身
体,最后把惠安放在地下,然后压上去用力插弄。妈妈的呻吟声及小腹撞击阴户
的“啪啪”声,令伯恩如狂的抽插而忘了眼前的人是自己母亲。
  不久,惠安的阴道发出壹股热流,而这时伯恩也把自己的精液射入母亲的子
宫内,结束了这场乱伦。看120分钟做